-盛泽中学的老同学看过来难忘半个世纪学友情

盛泽中学的老同学看过来难忘半个世纪学友情

我们是1963年到盛泽中学读高中的,掐指算来已经55年了。作为66届的高中毕业生,我们在学校学习和生活了五年。想当年,我们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看今朝,我们两鬓斑白步入晚年。物换星移几度春秋,50多年来,我们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千言万语说不尽我们心中的欢乐与痛苦,万语千言道不完我们半个世纪的酸甜和苦辣。

2016年10月,部分同学相聚在盛泽宋锦文化园

2017年12月,定居上海的鲍纪民同学来到平望,与申志强、黄酉林和盛勇乾相聚在平望大运河畔

那时盛泽中学高中部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级。其中高一年级,每班有48位同学,共96位同学。

盛泽中学60年代的教室

其中,盛泽和平望的同学占了大多数,还有一些来自芦墟、梅堰、坛丘、南麻和黎里。三年求学期间,在课堂上,我们认真听讲,刻苦学习;在东白漾畔,我们嘻闹欢笑,畅谈理想;在操场间,我们跑步做操,锻炼身体;在运动会上我们奋力拼搏,为班级争光;在课余时间,我们参加各种兴趣组活动,学习技能,发挥特长;在校外,我们到王江泾解放军部队参观访问,扩大知识面;在晚上,我们到附近农村上夜校,教农民学习文化知识;在节假日,我们互相串门,家长里短,嬉笑打闹。

盛泽中学66届女同学在接力赛区中获得冠军

盛泽中学篮球队(66届同学占大多数)获得苏州地区中学生篮球锦标赛冠军(男子)和亚军(女子)

1966年6月,正当我们参加完毕业考试,体检结束,准备考大学的时候,大串联活动兴起了。

66届女同学在盛泽中学门口合影留念

在停课闹革命期间,我们困惑、迷茫。同窗好友成了势不两立的踢派和支派,两派争论不断,斗争不完,好端端的学校成了革命的战场。

申志强和金德明同学大串联时在天安门留影

66届同学沈坤华、赵逸民、程新新和蒋怀廉大串联时在武汉长江大桥留影

1968年9月,我们响应国家号召,到农村去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大家从此分散在全县各个大队各个村子里,“迎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青春的步伐深浅在偏僻的异乡”,在农村与贫下中农一起战天斗地,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大家难得相逢。经历的苦难却磨炼了我们坚强的意志和与大风大浪作斗争的能力。

有的同学插队后,要乘船摆渡过河干活

1968年9月,插队后,在知青屋前留影的同学

20世纪70年代中,我们同学中的极少数人如王宗谟、王学青、王景芬等,被推荐上大学、上师范学校学习。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我们大部分同学才有机会参加高考。王晓宏、陆雷、王柏年、孙锡锡、钱云林、杨应福、张湘云、徐钤等21位同学凭着自己的勤奋刻苦和聪明才智考上大学(其中,绝大多数人考上师范大学)。更多的同学陆续上调回到市镇,就业于各行各业。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共有30位同学从事教育工作,盛泽中学成了培养教师的摇篮。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当年上山下乡真实写照

因此,改革开放后,大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绝大多数人都成为骨干。有七位同学成为吴江市政府各机关部门的领导,很多人当上了厂长经理,还有九位同学评上副高级职称,其中王晓宏同学是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享誉教育界;孙锡锡同学是中学实验室的权威,他发明的实验装置获得全国奖励;王宗谟同学是一个全才,文理科的水平都是一流的,如今他退休后仍旧在盛泽老年大学执教书法课,在老年学员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80年代后,我们大家都步入不惑之年,既要赡养老人,又要培育子女,还要忙于工作。有的同学还因企业改制,无奈下岗,自谋出路。欣慰的是很多同学的子女都进入了高校学习,学有所成。这是每次同学聚会聊得最欢快的话题。如鲍纪民同学的儿子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十佳学生,毕业后留校,目前在上海市委工作。金德民同学的儿子毕业于南京大学,事业辉煌。

我们同学的第一次大聚会是在1996年8月18日,那是我们毕业30周年的纪念日。那天,在盛泽中学的老校园里,我们请来了孙宝珠老师、陈政民老师、于孟达校长、王新生教导主任等19位恩师,大家纷纷与老师合影,盛中校园内留下大家灿烂的笑脸。那天下午,我们在醒狮酒家歌舞厅一边喝茶聊天,一边尽情地歌唱,鲍纪民同学的沪剧,杨应福同学的粤语歌,杨士琴同学的舞蹈都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虽然大家都已年过半百,但还是像学生时代那样充满天真和童趣。

盛泽中学66届同学于1996年聚会时的合影照

2006年6月18日,在我们毕业40周年的时候,我们70位同学又相聚在碧波荡漾、风景秀丽的莺脰湖畔。在平望新世纪大酒店里,摄影师为我们每个人录了像,组织者还请来了吴江艺术团著名主持人为我们主持宴会。徐汉诚同学抱病参加这次聚会,王景芬同学特地从武汉赶来欢聚。同学情,同窗谊,在平波台上留下深深的印记。赵逸民同学还写了一首纪念诗,发表在《吴江日报》上。

盛泽中学66届高中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留影

两次欢聚后,我们又有多位同学离开了人世。如今,我们96位同学中,已经离去的有15人,每当想到这些英年早逝的同学,心中就升腾起莫名的惆怅,脑海中就浮现出同学们的音容笑貌。

最难忘赵逸民同学,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说话细声细气,和蔼可亲。读书时勤奋钻研,工作时才华横溢,事业有成,还出版了个人的诗词专著《逸之韵》,2006年同学聚会后,可恶的癌症夺去了他宝贵的生命。

盛泽中学66届高中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留影

王宗谟同学的书法作品和悼念赵逸民同学的文章

最难忘金雄泉同学,在学校时其貌不扬,默默无闻。踏上工作岗位后却显示了不凡的能力,他先后担任厂里的团委书记,后来又当上副厂长,书记,改制以后,又与同事一起艰苦创业,日夜操劳,经济效益蒸蒸日上。金雄泉同学又十分好客大方,有朋自远方来,他都热情邀请。记得一次晚上宴请同学,黄桂林饭后要回苏州,金雄泉雇了辆出租车送黄桂林回家。2010年,他不幸染上肺纤维化疾病,虽经多方治疗,仍无济于事,2011年春天离开了我们。

最难忘沈坤华同学,高挑的个儿,天生一副打篮球的身材,心底善良,乐于助人,我和他曾经同过桌,至今在我的照相簿里还珍藏着他的照片。但是30多岁,就被病魔夺去宝贵的生命。

最难忘徐援同学,1968年就参军。当时,在解放军这座革命的熔炉里,高中生很少,徐援同学在部队里努力奋斗,当上了团职干部。1987年转业到苏州市劳动局。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回到盛泽工作。不幸患上了肝硬化疾病。盛泽的同学了解情况后,发起了向徐援同学捐款的活动,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后来,虽经医生的大力救治,还是没能挽救徐援的生命。

最难忘王学青同学,他是我们同学中最早步入大学殿堂的,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平望中学、吴江高级中学中任教,在中学数学教学中,他善于钻研,勤于总结,有十多篇教研论文发表在国家级,省级杂志上,多篇论文获得省市县级奖励。同时他还笔耕不辍,撰写了不少优美的散文,发表在《莺湖》杂志和《吴江日报》等报章杂志上。2013年在盛泽中学七十周年校庆时,他还撰写了《拳拳母校心依依师生情》一文,抒发了对母校,对恩师,对同学的思念之情,文章情文并茂,受到大家的好评。想不到身体一直健壮的他,在2014年7月查出胰腺癌,虽经医生的全力救治,还是在2015年6月15日,不幸离开了我们。

王学青同学在盛泽中学60年校庆时写的文章

离开我们的还有聪敏好学、才华出众的朱炳炎。2015年2月他不幸被癌症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对于炳炎同学的离去,我很沉痛,为此,写了一篇文章《人生感悟》,发表在《吴江日报》上。

五十多年过去了,但是,在我的照相簿里还珍藏着同学们毕业时互赠的黑白照片。看,那最边上的小青年,不就是今天白发苍苍的程新新么?改革开放的大潮,把他推上了吴江新生丝织厂的领导岗位,如今已退休10年了。而他,那个腼腆的小伙子,回答老师提问时总是轻声细语,而今天已从中学的校长位子上退休了,早已没了当年的羞涩。还有,那个又黑又瘦的,当时被称为“小萝卜头”的王柏年,恢复高考后,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考上了上海电力学院,后来又当上了吴江电力局副局长。而那个陆雷,平时吵吵闹闹,乐观开朗,恢复高考后,考取华东化工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突出的工作业绩和才能,使他成为大学教授,让同学们引以为荣……

盛泽中学60周年校庆时,66届同学合影

2016年10月,部分同学相聚在盛泽宋锦文化园

退休后的我一直没有空下来,三方面的活动让我思想更开阔,精神更舒畅,身体更硬朗:一是参加编写了《平望镇志》,让我穿越时光隧道,从古到今,了解了平望的千年历史,编纂了部分章节。二是投身于关心下一代工作,让我经常接触青少年,为青少年讲课,作革命传统教育和历史文化方面的报告,永葆童心,大脑不会老化,思维更趋灵活。

吴江日报社采访黄酉林老师的文章刊登

黄酉林老师给平西村假日学校孩子讲课

三是担任了平望老年大学的副校长,为老年人建立学习的乐园,交流生活,结交朋友,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我动员我的同学,到老年大学来学习老年保健知识,学习太极拳,学习摄影技术。每次他们来老年大学都带来同学的信息,交流自己的情况,其乐融融。

2013年平望老年大学汇报演出

五十五个春秋,弹指一挥间!当年毕业照上一张张稚嫩的脸庞而今已刻上岁月的烙印,一头黑发已染成花白。看今朝,我们都不再年轻,感叹成长是青涩的,亦是甜蜜的。每次同学相聚,我与你,你与他,手和手相握,心和心靠近,相互问候勉励、共同祝愿祝福,寄托一片兄弟情愫,慰藉万种姐妹情长。让我们一起回顾我们纯真年代的往事,一起享受老年相聚的欢乐!

2015年10月,部分同学在吴雪森的组织下,参观盛泽丝博园

本文作者:黄酉林

本文编辑:梅雪芬、朱梦亭、吴英

图片来源:黄酉林提供、馆藏和网络

征稿启事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文末请附作者简介百把字,另附近影一张。一旦录用,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地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特别是已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一律不录用)。照片请勿插入文中,请单独发送,谢谢!

由于来稿较多,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没有录用,作者可自行处置(同一作者单次投稿多篇除外)。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