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马斯克盯上了人形机器人擎天柱究竟是炒作股价还是在下一盘大棋

不务正业的马斯克盯上了人形机器人擎天柱究竟是炒作股价还是在下一盘大棋

每经记者:李孟林 每经编辑:兰素英

世界首富马斯克又开始“不务正业”了。借收购推特改变社交媒体游戏规则一事尚未完结,这一次,他又意图用人形机器人来改变世界。

近日,马斯克再度重申将在9月底推出人形机器人“擎天柱”(Optimus)原型机的计划。消息一出,A股市场的机器人概念股随即“嗨翻天”,也再度勾起了外界对特斯拉(TSLA,股价708.26美元,市值7319.92亿美元)机器人规划的好奇心。

事实上,机器人研发已被马斯克“钦点”为今年特斯拉的首要任务。而在市场看来,这与其电动车主业八竿子都打不着。

马斯克到底看重的是什么?“今年推出原型机,明年投产,2025年落地场景就会快速增长。”马斯克规划的步子会不会迈得太大了?

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教授Raj Rajkumar在邮件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马斯克此举不过是炒作,意在推高股价。他认为,马斯克此前没兑现的“画大饼”事例太多了,在特斯拉拿出产品前无需过于激动。

但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Peter Corke在邮件中告诉记者,特斯拉电动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本质上就是机器人,其电池和电动驱动技术也是可以迁移到机器人开发上去的。

新赛道

北京时间6月23日下午,马斯克在接受彭博社主编John Micklethwait采访时再次确认,人形机器人擎天柱将在9月30日的特斯拉AI日活动上面世。“我正在和特斯拉才华横溢的团队紧密共事,到九月底人形机器人的原型将准备就绪。我们正在朝这个节点前进。”马斯克表示。

擎天柱,又称“特斯拉机器人”(Tesla Bot),是马斯克在去年8月19日第一次特斯拉AI日活动上推出的新概念。今年以来,马斯克数次高调宣扬擎天柱在特斯拉未来业务里的战略地位。今年1月份,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开发擎天柱是特斯拉今年最重要的工作,未来它将比特斯拉的汽车业务更重要、更值钱。4月份,马斯克重申了对机器人业务的重视,并且透露最早在2023年就要开始生产。6月3日,为了确保擎天柱原型能在今年的AI日上亮相,马斯克甚至不惜把原定8月的活动日期推后到9月底,并保证到时候将会是“史诗级”的发布。

马斯克频繁的鼓吹吊足了外界的胃口,但目前关于擎天柱的细节信息仍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除了去年AI日活动上几张PPT给出的概念框架,过去大半年擎天柱并没有实质性的新信息放出来。

图片来源:特斯拉官网

据马斯克去年介绍,擎天柱是一个身高约172厘米、体重约56公斤的人形机器人,身体白色部分由轻量材料覆盖,头部的黑色部分则为扫描外界信息的屏幕,整体造型简洁流畅,科幻感十足。擎天柱最快行走速度约为每小时8公里,比人类正常行走速度稍快,但绝对追不上跑步的人类。擎天柱能够提起约20公斤的物品,而且其双手的功能达到了“人类水平”。

技术层面,擎天柱可以说实现了特斯拉汽车的人工智能技术的迁移。硬件上,“大脑”采用特斯拉的超级计算机系统Dojo,该系统据称将成为最快的人工智能训练计算机,其单元核心是特斯拉自主研发的AI训练芯片“D1”。在去年的AI活动日上,Dojo系统及D1芯片曾与擎天柱计划一同亮相,是特斯拉电动车自动驾驶的算力支撑。

图片来源:特斯拉官网

“眼睛”设计方面,擎天柱和特斯拉电动车一样,采用了基于摄像头的视觉信息系统,而非激光雷达系统,安装在面部黑色区域。另外,擎天柱还将应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软件系统(FSD),相当于获得了一套海量数据测试迭代的“内功心法”。

马斯克表示,若未来两年内“擎天柱”能够量产,在规模效应下,其成本比汽车还要低,售价或许为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74万元)。

在马斯克的设想中,擎天柱可代替人类从事“危险、重复、无聊”的工作,定位为“通用型机器人”。他曾举例说,擎天柱可以拿起扳手给特斯拉电动车装螺丝,也可以成为陪伴人类的“好伙伴”,还可以帮人类去买菜。但从这些例子中,似乎马斯克也没想清楚擎天柱的具体落地场景,还在工业机器人和服务型的机器人两端横跳。

炒作还是技术延伸?

实际上,整个人形机器人研发领域对应到未来的应用场景也远未形成清晰的图景。

当前公认最先进的人形机器人是波士顿动力公司的Atlas。每隔几年,这个身高一米五、体重89公斤的机器人搬东西、跑酷、后空翻的视频就会在社交媒体上火一阵子。但在逾十年的研发之后,波士顿动力称Atlas仍然处于实验阶段,也并没有给Atlas规划商业应用前景,只是表示研发的目的是为了不断突破机器人技术的极限。

图片来源:波士顿动力官网

而在这一领域,马斯克又何来的信心,认为今年出原型,明年生产,过几年就能全面落地呢?

这个问题就连长期看多特斯拉的著名分析师、WedBush证券的Dan Ives也摸不着头脑,直言特斯拉搞机器人的决定会惹恼投资者,马斯克应该把精力集中到芯片、自动驾驶系统等紧要问题上去。

不少人给出了更负面的看法。“我个人的观点是,擎天柱只不过是特斯拉围绕自己产品展开的炒作(hype),这可以推高他们的股价。” 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教授Raj Rajkumar通过邮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Rajkumar对特斯拉一向“毒舌”,同时Rajkumar也是通用汽车与卡内基梅隆大学合办的“连接与自动驾驶联合实验室”的主任之一,该实验室与特斯拉存在竞争关系。

知名价值投资网站GuruFocus的编辑Margaret Moran认为,今年特斯拉没有新的车型推出,因此需要炒作其他项目来维持投资者的热情。长期以来,正是投资者的热情追捧确保了特斯拉的充足资金,因此特斯拉不能容许长时间没有激动人心的大新闻出现。

不管外界如何评价,马斯克却有自己的道理。在去年的发布会上,马斯克认为,劳动力短缺在未来会成为大问题,一旦机器人大范围应用,劳动力短缺问题将一劳永逸地解决,经济增长的上限将被不复存在,这就是他投入机器人开发的原因。

的确,对于一向担心人类命运,希望把人类送往火星定居保存文明火种的马斯克而言,人口和劳动力问题也一直是他牵挂的问题。他在推特上的置顶推文就是一篇关于美国生育率持续下滑的新闻报道,并且透露他自己已经带头多生多育了:除了一个夭折外,马斯克一共有7个子女。

把视线拉到更接地气的角度,从特斯拉的业务层面而言,马斯克认为依靠公司已有的技术积累,发展机器人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他表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特斯拉汽车其实已经是半个具有感知力的机器人了,而特斯拉之所以要举办AI日活动,也是为了向世界强调特斯拉远不止一家电动车和新能源公司,还是“现实世界中领先的AI公司”。

机器人视觉领域的权威专家、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Peter Corke对马斯克的这一思路表示赞同。“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汽车(从本质上来说是机器人)、电池和电动驱动系统上的进展,是可以和人形机器人关联起来的。”Corke通过邮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木头姐”凯西·伍德旗下ARK基金(一度重仓特斯拉)的分析师Frank Downing认为,Dojo系统可以被视为一个被超级算力驱动的、基于海量数据进行神经网络训练的“复合大脑”(Synthetic Brain)。这个大脑的首要用途当然是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不过既然已经掌握了“算力”,用在机器人上也是很符合逻辑的做法了。

道阻且长

按照马斯克4月的最新规划,今年推出原型后,明年擎天柱就可能开始有一些实际的应用,随后两年项目将进一步发展,到2025年,擎天柱的应用场景将快速增长。

这当然是很乐观的预测,但Rajkumar认为,外界对此应该谨慎,因为马斯克“画大饼”的事情已经是司空见惯。

“我们必须记住的是,尽管特斯拉从2015年就承诺自动驾驶,但现在也没有实现,皮卡CyberTruck、重卡Semi、价格下降到3.5万美元的Model 3、比普通沥青瓦还便宜的太阳能屋顶等等也都没有兑现。”Rajkumar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马斯克近期还声称他们能在7年内解决通用人工智慧(AGI)问题,这简直荒诞到可笑。”通用人工智能又被称为“强人工智能”,指计算机能够理解和习得与人一样甚至更强的思考能力和智慧,被视为AI研究的终极目标。

Rajkumar对擎天柱的前景同样不乐观,主要是因为人形机器人的技术障碍很多,“靠两条腿走路、做事情是极其困难的……因此机器人控制就变得困难得多,随时都要担心机器人会不会跌倒。”此外,采取模仿人类身体的外形也会导致电池尺寸和感应设备的选择受到限制,影响性能。成本当然也是一个大问题。

图片来源:波士顿动力官网

Atlas的设计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Rajkumar的看法。虽然波士顿动力背靠麻省理工大学深厚的科研实力,在机器人领域已经深耕了超过三十年,但Atlas的实验机在测试中仍然频繁跌倒,浑身“伤痕累累”。Atlas的外形也更加蛮笨,布满了裸露的机械装置。擎天柱虽然设计纤细优美,届时是否能实现宣传中的功能目前尚不可知。

在Rajkumar看来,采取三个或以上轮子的机器人更为实际,因为行动和充电都要容易得多。亚马逊的家用监控机器人Astro就是三轮设置,电池尺寸大,配备伸缩镜头和显示屏,售价仅999美元。Rajkamur认为,擎天柱至少要先证明自己能做到Astro能做到的事情。

图片来源:亚马逊官网

Corke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一直以来,单一目的机器人和通用型机器人都是机器人研发领域长期争论的话题:到底应该为叠衣服、送快递、洗车、园艺等目的各开发一款机器人,还是开发一种能做各种工作、极其复杂的机器人?单一目的机器人显然更加简单和便宜。

国际专业组织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旗下杂志IEEE Spectrum的资深机器人编辑Evan Ackerman的看法更为尖锐,他认为马斯克对人形机器人的想法过于幼稚。“不像火箭或者汽车,人形机器人并不是一项已经存在的科技,并非有宏大的愿景、一群聪明的人,再加上资金投入就可以实现的。”Ackerman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机器人领域仍任存在许多基础性的软硬件问题需要突破。

他以马斯克举的买菜为例,实际上从家到超市需要处理多种复杂的情况,比如阶梯、开门、穿越马路等,更别提熙熙攘攘的人群,远比在道路上行驶的自动驾驶汽车所需要处理的信息多。到了超市之后,从货架上识别并拿下物品、放入购物车中,再安全地推动购物车,这是工业机械臂都难以完成的操作。

总之,Ackerman认为,假如特斯拉投入足够多的资金,今年AI活动日上我们能看到和概念图差不多的擎天柱。它可以站立、走动,甚至承受几下推搡,完成一些基础的物体识别和抓取动作,但之后的进展将缓慢很多。

但天风证券机械团队的研究认为,波士顿动力的Atlas等机器人证明,人形机器人在工程落地上具备可行性,缺少的是对现实复杂场景的感知、判断和决策,这方面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技术开发中已经积累了充分的应用。此外,特斯拉的工程化能力很强,开发擎天柱时可复用部分汽车供应链,所以价格会比较亲民,这有利于初代产品落地迭代。

据市场调查公司MarketsandMarkets于2022年4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人形机器人的市场总量在2022年为15亿美元,到2027年将增长到173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3.5%。需求主要将由教育行业、零售业和医疗业推动。

相比之下,特斯拉2021年的销售总额高达538.23亿美元。马斯克预测的机器人业务价值将超过电动车,显然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不过,电动车和民营航天当初也并不被多数人看好,但在马斯克20年的努力下,两个领域如今都炙手可热。也许,凭借强大的个人号召力,马斯克能给机器人行业带来一些变化。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