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等4个项目成为2024年奥运会候选棒垒球空手道无缘

街舞等4个项目成为2024年奥运会候选棒垒球空手道无缘

2月21日消息,2024年巴黎奥运会组委会今天公布了向国际奥委会上报的追加项目候选——街舞breaking、滑板、冲浪、攀岩入选,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恢复的棒垒球及空手道落选。

breaking

Breaking是一种难度较高的街舞舞步,比较重视舞步技巧性。1970年代起源于美国纽约市的布朗克斯区。Breaking的中文翻译是地板,地板动作或霹雳舞。 Breaking曾经被看做“不务正业”,然而当它被列为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正式比赛项目时,人们惊喜不已。

巴黎奥组委主席、三枚奥运会皮划艇金牌得主托尼-埃斯唐盖表示,这些新的候选项目将使奥运会“更具城市性”和“更具艺术性”。

2016年8月3日,国际奥委会全会表决通过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等5个大项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遗憾的是,棒垒球和空手道将不会出现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

接下来,国际奥委会将对这街舞、滑板、冲浪、攀岩四个项目进行审核,并于2020年12月做出最终决定。到底哪个新项目可以进入2024年东京奥运会,我们拭目以待!

街舞有被列为2024年奥运会体育项目了吗?

截至2020年9月2日,街舞还未被列为2024年奥运会体育项目,其中的霹雳舞项目仍然在申请之中。

巴黎2024年奥运会及残奥会组委会(以下简称为“巴黎奥组委”)在2019年2月21日宣布,将向国际奥委会提议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增加霹雳舞、滑板、攀岩以及冲浪四个大项。新增项目提议有待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和全体大会讨论审议。如顺利通过,这四个项目将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亮相。

扩展资料:

霹雳舞赛事由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在国际奥委会监管下负责,将通过男单、女单等项目进行角逐。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CDSF)从2008年正式成为WDSF成员,不过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舞蹈家协会等机构也均设有街舞委员会。

在《奥林匹克2020议程》和《新规范》指引下,吸纳霹雳舞也符合时代发展潮流、激励新观众、吸引年轻人的办赛原则;奥运会需体现观赏性、文化相关性、参与性以及包容性。

参考资料来源:新华网——新闻分析:街舞有望入奥?只有霹雳舞

街舞成为奥运会项目,国内大神级别的选手谁最强?

赵星宇出生在鞍山。他6岁时,父母为了增强他的体质,选择了练武。在鞍山体校学习武术套路的赵星宇,凭借良好的身体协调性和聪明的头脑,开始在省赛中崭露头角,并以最好的成绩获得省赛亚军。

2006年,赵星宇在电视上看到街舞比赛。十岁时,他立刻被酷炫的街舞表演吸引,然后开始请父母帮他找地方学街舞。经过几次询问,我找到了鞍山布鲁科街舞创始人任长健。在舞蹈室跳了几场街舞后,赵星宇非常确定自己爱上了这个项目,仿佛有了一种打开新世界的感觉。

其实爸妈只是觉得在努力练武,街舞更好玩。没想到会走上专业街舞的道路。赵星宇告诉记者,之后他练习武术和街舞,照顾双方直到14岁。在能量已经无法兼顾的情况下,赵星宇面临着人生的选择,最终他坚定地选择了嘻哈。赵星宇解释说:首先比较喜欢街舞,而且当时街舞行业见光了,有一些比赛也能拿冠军。

但是赵星宇当时的选择并没有被周围的人理解。当时学习很好,所以周围很多人都不明白在做街舞。觉得不是在做生意,但当把想法告诉父母,让他们感受到信仰时,还是支持的选择。想来,赵星宇觉得他的父母一定承受了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

所以这次看到省冠军的小选手参加比赛。他也很羡慕现在的孩子:感觉现在喜欢街舞的孩子多了,而且很熟练,比当时招的多。但在赵星宇看来,想要发展到高水平,还是需要积累更多的训练,而且一定要能一直坚持下去,尤其是遇到瓶颈的时候,比如从少年到成年的过渡,等你长大了,动作也会经历尴尬的时期。

下定决心选择嘻哈后,赵星宇开始每天稳步练习。武术给了良好的体能和基本功。刚开始练街舞的时候很有帮助。自己也觉得音乐不错,所以开始渐渐有了一些成绩。赵星宇告诉记者,街舞不是为了酷,而是要有发自内心的爱和日复一日的坚韧。

跳街舞的时候,赵星宇不会穿夸张的衣服。他告诉记者,其实前些年有些人不擅长跳舞,但大家都更注重练功。其实他们穿什么跳舞都无所谓。赵星宇笑着说:其实跳街舞花不了多少钱。属于非常经济的跳法。除了废鞋,小时候穿的衣服裤子都是几十块钱。16岁左右就不用在家里花钱了。

随着break项目进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临时特设项目,将组建国家后备队,各地陆续组建省级队。赵星宇进了国家后备队,训练也更加努力。没有特殊情况,每天训练三到四个小时,超过五六个小时。训练的时候很紧张,会一直不停地练习。赵星宇告诉记者,除了训练,他还要看比赛的视频,学习音乐,每天都围着嘻哈转。赵星宇迎来了自己的竞技新高,不仅连续获得冠军和重要项目的单挑冠军,还获得了中国破发联赛的积分。

街舞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进步很快。虽然和世界顶级水平还有一些差距,但是四年过去了,相信还是可以拼的。赵星宇告诉记者,他属于那种不会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也不会给自己施加太大压力,但每天都会尽力的那种人。当然,如果我们有为国争光的目标,就会强烈地唤起内心的荣誉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